元嘉十年(433年)的冬天
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元嘉十年(433年)的冬天
* 来源 :http://www.tswzsg.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9-12-10 17:13

20世纪50年代初,中国最负盛名的两位建筑师杨廷宝和梁思成,以及他们的学生,在北京东安市场一家饭馆就餐。谈话间,杨廷宝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又坐下,又站起来,打量着面前的桌椅,然后从怀中掏出卷尺,量好尺寸,一一记录在小本上。他说,这套桌椅只占了极小的空间,而坐着却甚为舒服,所以引起了自己的注意。

山水诗的开创者谢灵运所在的谢氏家族,是东晋南朝的一流士族。他出生的年代,正好是东晋国势衰微的末年。混乱中,下级军官出身的刘裕越来越强大,以谢混为代表的谢氏家族却站在了刘裕的敌人--北府军将领刘毅一边。

免官之后的谢灵运,生活更加放纵。游山玩水时,他喜欢处处讲排场,所到之处,总是凿山挖湖,大兴土木。

生于贵族之家的谢灵运,富贵荣华唾手可得,对于他个人而言,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

明君、暴君、昏君,是一种通俗的民间评价,缺乏全面而科学的因子,但却是底层民众真情实感的流露。我们可以抱怨当时人的评价粗糙,充满了感性,成了后代统治者矮化前代的工具,也可以欢呼历史评价的公允,但我们没法以一种评价取代另一种评价,也不需要嘲笑另一种评价。

素材运用:谢灵运一直以来都顶着山水诗人的光环,打动着喜爱山水自然的人们,可这并不能掩盖他的劣行。作为入仕的文人,相比那些即使惨遭贬谪依然为国为民的文人官员,他游山玩水.大兴土木,欺压百姓,其人生悲剧不值得同

被隋炀帝驱使的老百姓看惯的是同伴的死、自己的血和泪,永远也不会去想东都、大运河有什么政治经济作用,更不会猜度多年后它们的伟大意义。但百姓利益始终是两种评价的交叉点,是必须考虑的因素,缺少了这个点,所有观点都会变得苍白。(李恩柱)素材运用历史上的许多措施,在当时都是劳民伤财的,其后则利于千百栽之下,可谓祸在当代,功在千秋;许多丰功伟绩,后人喷喷称羡,实际上凝聚着底层的血汗乃至生命。全面、科学、理智的历史评价,要经过时间的锤炼,方能悄然登场。

为了缓解他与孟太守的矛盾,文帝将谢灵运调到了江西。但谢灵运根本没有悔改之意,所作所为和之前如出一辙。在种种不端被人检举揭发后,临川司徒刘义康派人前去收押谢灵运。面对紧张的形势,谢灵运先下手为强,不但武装拒捕,还发兵叛逃。造反的谢灵运被捕获后,在文帝的坚持下免于一死,被发配至广州。元嘉十年(433年)的冬天,又有一桩牵涉谢灵运的旧案被揭发。

与那些权贵相比,谢灵运是政治上的弱势群体,但是当他对待老百姓这样一群真正的弱势群体时,却很少有同情心,甚至还侵害百姓利益。会稽城的东面有一个回踵湖,水草丰茂、鱼虾众多,老百姓赖以为生,谢灵运却上表要求将湖水放掉,变为自己的私田。会稽的孟太守顾及百姓利益,坚决不给。谢灵运于是逢人便说孟太守的坏话。

我们是否称古代封建帝王为明君,统一天下、扩展疆土、发展经济、安定边陲,都是不可或缺的评判因素。

着名教授关肇邺在杨廷宝的建筑设计中读出了一种具有社会责任感的建筑师的设计理念。这样一种理念,正是当下中国建筑和整个社会所稀缺的。(徐百柯)素材运用建筑不是商业街区上标新立异的广告;也不是拥有者、投资商赖以炫耀的固定资本。梁思成说,建筑首先是要解决人类生活上住的问题。把住的问题解决好,才是建筑的目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杨廷宝属于最配得上建筑师称谓的一类人。

东晋安帝义熙八年(412年)9月,谢混被刘裕杀害。紧接着,刘裕提拔了一批新贵。谢灵运的封爵由康乐公降为康乐侯。政治上不得志,他索性游山玩水。

文帝刘义隆即位后,很欣赏谢灵运的才华,征他为秘书监。但他的境遇并没有得到根本转变,文帝对他仍然是以文义见接,每侍上宴,谈赏而已。而名气远不如谢灵运的人,却都得到了提拔和重用。这让他更加不平,干脆称病不朝。他还常常私自出游,十几天不归,既不报告,也不请假。文帝宽容地让他自己上表,赐假回乡。但回到会稽的谢灵运依然游乐无度,被御史中丞傅隆参了一本,终于遭到彻底罢免。

当时,国内建筑界热哀搞大屋顶,断言这样才算继承民族传统,才具有中国气派。然而杨廷宝说:我不反对大屋顶,但那太浪费钱了。我们搞设计,不能赶浪头、随风倒。于是他顶风

隋炀帝杨广有时也被后人视为明君,不过,他明君的地位并不稳固,很不容易洗掉暴君的色彩。原因在于:其一,杨广是亡国之君;其二,隋朝的历史是唐朝人写的,后人看到的历史,都是当时统治者涂抹后的历史;其三,杨广确实轻视底层百姓的利益。营建东都的工程还未完成,开凿大运河的工程便开始,征调的民工达到数百万,男丁不够就征发妇女充役。各级官吏为了迎合上层,也为了自己的政绩,往往不顾民工死活,致使大量民工饥劳而死。

然而,隋炀帝一生却对中国古代社会做出过重要贡献。修凿大运河、改革官制、重订律令、改革赋役、开拓西域、创立科举制、重视学校教育、繁荣文化这些内容,是无才之人、目光短浅之辈无论如何也规制不了的。

给建筑系学生讲演,学生期待着听这么一位世界知名的建筑师大谈设计,杨廷宝却告白:

下一篇:没有了